“初春令月,气淑风和”,中日专家从日本新年号读出了什么?

  • 时间:3周前
  • 浏览:29次


        当地时间4月1日上午11点40分左右,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布新年号为“令和”。现在的“平成”年号将于4月30日随着明仁天皇的退位停止使用,5月1日起,正式使用新年号。

 “初春令月,气淑风和”,中日专家从日本新年号读出了什么? 1号站新闻

  “令和”二字,出自日本最早的诗歌总集《万叶集》卷五《梅花歌卅二首并序》:“初春令月,气淑风和”。字面意思可以理解为美好而和平。而这也是日本有出处的年号中首个从日本古籍中选取的年号。

  日本的年号制度源自中国,在日本已延续了1400多年。在明治天皇之前,天皇在其统治时期往往会改换多个年号,但自明治天皇确立“一世一元制”后,一代天皇只使用一个年号。年号可说是天皇的另一个“名字”,也成为一个时代的名称。安倍晋三在公布年号后发表的“首相谈话”中也说:“年号已融入在日本人的精神世界中,同时也维系日本全体国民在精神世界上的整体性。”

  那么,此次日本为何选取“令和”二字作为新年号?“令和”包含着日本对即将到来的新时代怎样的期待?而此次年号的选择又为何打破以往的惯例,从日本古籍中选择?

  “美好和平”字面下的寓意

  正值樱花盛开、春景烂漫的时节,日本公布了出自《万叶集》“初春令月,气淑风和”的新年号“令和”。安倍在发表“首相谈话”后接受记者提问时解释了为何选择“令和”作为年号。安倍说,梅花是在经过寒冷冬天在温暖的春天绽放,希望年轻人像花一样绽放自己,发挥自己的力量。“日本拥有悠久的而历史、绚烂的文化、优美的自然,希望能将日本这样的性格传承下去,所以选择了这个年号。”

  就字面意义来看,“令”代表美好,“和”有和平、和谐的意思。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问题专家武心波教授对称,所谓“初春令月,气淑风和”,可以解释为新春的百花令世间风和日丽。“令和”一词可以理解为动宾结构,含有大有作为,天下祥和之意。其“令”之所及,从不同层面看,可以解读为:在新天皇的带领下,日本进入新时代,将会令日本更美好;美好的日本可以让亚洲风和日丽。

  相比于昭和时代(1926年-1989年)经历了战败、战后重建、经济腾飞的跌宕起伏,平成时代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也许是“泡沫经济破灭”、“少子老龄化”、“宽松时代”、“低欲望社会”等等这样的标签。以至于有人将平成时代头十年称为“失去的十年”,并且“十年”之称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延长为“二十年”、“三十年”。

  日本社会学家铃木洋仁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则将平成时代概括为“暧昧”二字(あいまい,在日语中是模糊不清、难以界定的意思),认为平成时代平平淡淡,不温不火,“很难用什么词来界定其年代特征,从某种意味上,‘平成’二字恰好完美诠释了这个时代。”

  安倍在新年号公布后透露选定该年号是意识到了年轻人,“希望和国民们一起,建设对年轻人而言洋溢希望的日本”。新年号“令和”或许正反映了日本希望通过激发年轻人的力量走出平成以来经济增长缓慢的阴影、有效应对少子老龄化,进而创造更美好未来的愿望。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玮则认为“令和”这个新年号一方面表明日本进一步寻求独立,另一方面体现其将继续走和平道路。

  据统计,“令”字是首次在年号中使用,而“和”字则是日本年号中的“常客”,在过去的247个年号中“和”出现过19次。冯玮指出,继续使用“和”字有多重含义,一是指日本是大和民族;第二意指和平,这既是指二战后日本未再经历战争,也是希望日本民众能够和睦相处。

  为何选自《万叶集》?

  与以往选择年号的惯例不同,这次日本的新年号并未从中国古籍中择取,而是出自日本古籍《万叶集》。

  在此之前,日本能确定出处的年号都出自中国古籍(也有像“白雉”这样,将某地发现的白雉视为祥瑞并用为年号的例子)。如明治取自《易经》:“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大正取自《易经》:“大亨以正,天之道也。”;昭和取自《尚书》:“百姓昭明,协和万邦。”;平成分别出自《史记⋅五帝本纪》的“内平外成”和《尚书》的“地平天成”。

  在这次新年号的评选阶段,就有呼声认为应该站在日本传统文化的立场上,从日本古籍中选取。而政府收到的候选年号中也包含基于日本古籍的方案。不过日本古代典籍的研究者也指出:“日本古代典籍中也有许多由‘汉文’(古汉语)写成的作品,究其根源都来自中国古代典籍。越是有格调的语言这样的倾向越强。”

  新年号公布不久,就有中国网友指出“令和”二字的中国渊源:《文选⋅张衡⋅归田赋》中的“于是仲春令 月,时和 气清”。冯玮也指出:“《万叶集》中的诗歌明显受到中国诗歌影响以后逐渐开始形成自己的风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可以看到中日之间文化的渊源。”

  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员须军则对澎湃新闻表示,日本跟中国的文化联系太深,其实《万叶集》中“令月”的说法就来自中国,令月指阴历一月,在《仪礼⋅士冠礼》、《后汉书⋅明帝纪》中都有“令月吉日”的说法。不过,须军也认为,这次从日本古籍中选取年号可能更着重于体现日本更加自信的文化心理,“尤其是在面临少子老龄化等众多困难之际,信心更重要。”

  安倍在回答记者关于为何年号选自日本古籍时指出:《万叶集》“是象征我国丰富的国民文化和悠长传统的日本古籍”,还提到了“历史转折点”。冯玮指出,安倍往年的多次发言中就透露出日本正面临转折时期,要寻求独立、迎来新时代的意思。年号从《万叶集》中择取,是一个重要的“独立”意象。

  武心波也认为从《万叶集》选取年号说明了日本的自主意识。这是日本内心深处的渴望,即希望日本在新天皇的带领下,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世界强国。

留言反馈

|粤ICP备000000000号|Theme by Cn+网络, Soft by ZBlogPHP 联系1号站客服| 网站地图| 业务合作